栏目导航

南海困局下的大国博弈

发表时间:2021-09-20

  当前中国南海问题解决之道是:避免战略误判,积极利用美国陷入“两场”战争和经济危机困境“机遇期”,谋求与区域内纷争国“双边”和平谈判解决,在承诺保障各方航道通行自由基础上,积极捍卫自己主权权益,辅以授权方式允许相关国家共同开发。两岸应加强合作,共同维护好祖先留下的财产,更何况台湾还控制着南沙的第一大岛——太平岛。连战先生讲“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”,这是祖宗留下的 “祖权”。

  2010年3月美国副国务卿斯坦伯格访华时,中方首次向美国政府高官正式表明了立场,称南海是关系到中国领土主权完整的“核心利益”。在此之前中国曾将台湾、西藏和新疆等定位为“核心利益”,中国强调南海主权问题是中国的“核心利益”,意味着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的态度越来越不愿意模糊和妥协,有别于以往单纯的“主权宣誓”。

  作为回应,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越南河内出席第17届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时表示,美国对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的争端表示关注,解决南海主权争议是优先要解决的外交事务,是“美国的国家利益所在”,美国“支持所有提出主权要求的各国展开合作和协商,反对任何国家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。”这是美国首次公开干预南海争端。这种貌似公允的讲话实际上是在攻击中国,给国际社会造成一种南海局势十分堪忧的迷象。美国“联越制华”意图明显,这是美国炮舰主义、单边主义军事战略之后的又一次“肌肉”展示,也是奥巴马政府“重回亚洲”、制衡中国战略的体现,大国博弈进入新一轮格局。

  南海因在中国大陆南方而得名,又称南中国海,一般指从台湾海峡到马六甲海峡的海域,包括东沙、西沙、中沙、南沙群岛所在的海域。目前,台湾控制着东沙群岛;中国(大陆)控制着西沙群岛;中沙部分除黄岩岛外,几乎所有的岛礁岩块在高潮时均不露出水面,没有岛屿主权争议,南沙是争议焦点。目前所谓的“南海问题”,更为确切地说其实就是“南沙群岛问题”,因为南海争议主要集中在南沙群岛的归属权、控制权上。

  在南沙群岛争议的纷争国中,涉及到的有区域内的“六国七方”:中国(大陆与台湾)、越南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文莱和印尼,和区域外的美国、日本等大国,区域内和区域外力量不断进行地缘政治博弈。

  南沙群岛包括100多个岛礁,上世纪70年代迄今,越南用“蚕食战略”逐步侵占了南沙水域的29个岛礁,菲律宾占据了10个,马来西亚抢占了3个,而中国实际只控制着9个(台湾驻守面积最大的太平岛,掌控中洲礁),中国在战略上完全处于守势。越南与菲律宾目前控制了南沙群岛中最有价值的岛礁。所有可供应淡水、可生长树木、不必借助礁盘就可建房屋的岛几乎全部为越南和菲律宾所控制,如越南控制的鸿庥岛、南威岛;菲律宾控制的西月岛、马欢岛等;马来西亚控制着弹丸礁等。

  南海海域不仅战略地位重要,而且资源丰富,除拥有丰富的水产、矿产和油气资源外,还蕴藏着丰富新型替代能源可燃冰,能源利益博弈是争端背后主要驱动力之一。中国南沙群岛附近海域油气资源,中国自己一滴油没开采,却遭到越、菲、马、文、印尼等国大量掠夺,他们在中国南沙群岛附近海域共有一千多个油井,每年出油6000多万吨。出于捍卫自己国家利益的需要,中国需要在该区域“有所作为”,以打破南海僵局。

  “南海”争端是美国一手“阴谋”制造的。1951年在美国主导下起草、签署的旧金山《对日和约》规定日本放弃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一切权利,但未提及归还主权问题,这是第一次在正式国际场合、以书面形式制造南海的“主权未定论”。1945年日本投降后,其占领的中国领土理应归还中国,但当时由于两岸中国人都被杜鲁门政府挡在门外,与会的南越便有了声明其拥有对西沙和南沙群岛“主权”的机会。冷战期间,美国出于遏制中国的需要,对中国实施的岛链封锁,南海就成了美国遏制战略中的重要一环,是冷战的前沿阵地。

  在后冷战时代,中国于1992年颁布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》,公布了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线,声明将在适当时候公布南沙群岛的领海基线。该法引起了南中国海周边国家的不安,纷纷做出不同程度的反应,一度引起南海局势的持续紧张,代表事件是1992年5月,中美能源公司合作勘探、开发南沙“万安滩”油气资源的合同遭到越南的持续阻扰未能执行。1995年中菲之间发生的“美济礁冲突”引发了东盟对南中国海的关注,也使得东盟在南中国海议题上更为主动,频频向中国施压。出于睦邻友好、维护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大局考量,中国一直保持“自我克制”,积极以低姿态谋求与相关纷争国的“双边协商解决”。

  在双边解决效果甚微的情况下,又积极在“南海议题”上与东盟数次磋商、博弈,谋求区域内国家的“多边解决”,做出较大退让。与此同时,越南是该议题“多边化”、“国际化”的主要推手,把争议水域纳入东盟框架内,对此中国也以包容姿态积极应对。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了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,宣言是中国与东盟各国间第一份有关南海问题的政治文件,但由于是政治文件,而不是有约束力的法律文件,其实际成效着实相当有限。2008、2009年,越南、菲律宾以及马来西亚在南沙群岛基线问题上不断以“国内立法”形式挑起事端,宣称大陆架权利,进行“主权宣誓”,这些挑衅举动使得“行动宣言”落实更加困难重重。

  针对南海争议区的资源开发,我国政府很早就提出了“主权属我,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”的解决方案,这原本是中国和平解决南海问题顾大局办法,可是相关国家不断强化对南海的绝对控制,使得这一原则难以在操作层面实施。“主权属我”似一厢情愿,当前中国所占领仅是礁,而岛几乎都被越南占领;“搁置争议,共同开发”演变成实际控制国“分别开发”。

  值得警惕的是,越南是今年东盟的轮值主席,在今年4月的东盟峰会和7月的东盟区域论坛上,利用主席身份试图越过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重新签署协议,美越等国将南海问题“国际化”的企图昭然。在新加坡和印尼倡导下,10国领导人一致同意,考虑将现行的东盟10+6(东盟+中日韩印澳新)对线(增加美俄),此举显然是东盟引进区域外的大国来制衡中国,若美国一旦加入,局势对我将更加不利。

  拖下去的结果是南海问题必然国际化和复杂化,再加上东盟逐渐走向联合,对外政策的统一,且越南等占领已成既成事实,更随着美国从伊、阿撤军和金融危机打击中缓过气来,到时中国将面对的是铜墙铁壁。美国政府还搬出了冷战时期“隔岸制衡”策略,挑动周边国家制衡中国。美越两国海军进行所谓的军事演习,具有更浓厚的冷战色彩,是在美国宣称南海问题涉及美国的国家利益,高调介入南海事务表现出的军事上的后续跟进动作。越南则企图借此提高地位,增强与中国打交道的本钱。鉴于形势变化,中国政府有必要警惕美越联手鼓动东盟各国领导人对自己进行“战略挤压”。

  当前中国南海问题解决之道是:避免战略误判,积极利用美国陷入“两场”战争和经济危机困境“机遇期”,谋求与区域内纷争国“双边”和平谈判解决,在承诺保障各方航道通行自由基础上,积极捍卫自己主权权益,辅以授权方式允许相关国家共同开发。两岸应加强合作,共同维护好祖先留下的财产,更何况台湾还控制着南沙的第一大岛太平岛。连战先生讲“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”,这是祖宗留下的 “祖权”。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室